全國免費電話:

4009-672-682

互聯網咖啡,2019年定生死

2019-02-26 來源:寶柏利美妝

 在ofo的“神話”破滅后,人們開始格外警惕資本吹出來的泡沫,有兩個核心關鍵詞:“燒錢”和“規模”,他們的矢量形容詞是“快”。人們普遍相信時間的力量,在國內用了20年才有了如今的地位,你瑞幸何德何能用一年就威脅到它的存在。 

消費者的質疑點集中在“口味”,媒體的質疑點集中在供應鏈和品控、品牌忠誠度,更深一點的是模糊而難以形容的行業經驗。大部分可以歸在企業經營能力上。

  但我們先要搞清楚的是,商業邏輯能否成立。這點其實非常簡單,星巴克等老玩家早就用時間和結果證明,是個能掙錢的好生意(文藝類的不算),早有人算過,包含物料、租金、人工和運營等成本,星巴克單杯成本為12-15元。

  眾所周知,星巴克都是在核心商圈的核心位置開設精裝大門店,這占據了成本的很大部分,而互聯網恰恰就可以節省這部分的成本。也就是說,星巴克高高在上的定價給了互聯網咖啡很大的周旋空間,這個空間就足以讓這個商業模式成立。

 從底層支撐而言,完善便捷的物流體系、互聯網普及度和在線消費習慣、較為成熟的現磨咖啡市場,都不是問題。資金在布局前沒有算過賬嗎?不太可能,它只會算得更精細。

  “低價、高頻、剛需,咖啡本身是可以形成依賴性的,復購可以保障,而且毛利足夠高,甚至可以高達80%,比出行行業掙錢容易得多”,這是瑞幸CMO楊飛的原話。

  瑞幸高舉高打很容易讓人懷疑是資本做局,但如果我們換成穩扎穩打的連咖啡呢。

  “到2017年底在線下有100家咖啡車間,已經全部實現盈利了。2018年整個咖啡市場更熱了,我們在完成小型規模盈利后也加快了自己的發展速度,至今已有400家咖啡車間,目前是北上為主,廣深補充。”這是連咖啡CMO張洪基近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的話。  如果說瑞幸是外行打內行,那么成立四年的連咖啡已經用時間驗證了模式走得通。“2014年開始做代購,想要驗證咖啡外賣的模式是否走得通。做了一年就有大幾十萬的用戶數據,所以就覺得這個事能成。”根據連咖啡給出的數據,在2018年快速擴張之前,商業模式是跑通了的,也實現了盈利。

  商業邏輯是應然,企業經營是實然。如果瑞幸目前還未盈利,那是企業戰略的問題,不是互聯網咖啡這個行業的問題。實際上,接觸過現磨咖啡行業的都知道,產品和供應鏈的壁壘并不高,配方都是公開的,人才也是流通的。“咖啡的產品并不復雜,品控也很好辦,店面管理問題也不大”,這是國內民營連鎖咖啡館品牌愛克汀創始人饒再凱給坊間的答復,他入行12年,旗下有十幾家連鎖咖啡館。